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37年周总理崂山遇伏,替身为助其脱险被刺数十刀,一行仅4人生还

时间:2022-09-11 04:51:38 | 浏览:628

在阅读此文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1976年,周恩来总理去世后,工作人员从他的内衣口袋里翻出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是周总理和军委副总参谋长张云逸等四人的合影,背面写着:“崂

在阅读此文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1976年,周恩来总理去世后,工作人员从他的内衣口袋里翻出一张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是周总理和军委副总参谋长张云逸等四人的合影,背面写着:“崂山遇险,仅存四人。”这是周总理心中一直以来的隐痛。

孔石泉、周恩来、张云逸三人合影

1937年4月25日,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周恩来同志受中央指示,前往西安建立八路军办事处。

当周恩来同志一行人的车队途径崂山,突然枪声大作,明显是遭遇了敌人的埋伏。

在同行的战友和警卫员的拼死相护下,周恩来成功脱险,但这场暗战,我方损失惨重,牺牲了很多同志。中央得知此事后大怒,下令:查!必须查出来是谁干的!

那么,是谁接下了查案重任呢?周恩来同志当时是如何脱险的呢?本案的凶手又是谁呢?事情要从“西安事变”说起。

突遇埋伏 损失惨重

周总理之所以踏上让他险些丧命的崂山之行,是因为当时张学良和杨虎城发动了“西安事变”。

事变发生后,受张杨两位将领的邀请,中共中央派出周恩来、叶剑英率领代表团从延安赴西安,处理西安事变的善后问题。

秉承着“和平解决”的宗旨,最终达成协议:国共双方共同合作抗日!因此,国民党当局同意八路军在西安,兰州,武汉,设立办事处。

而周恩来同志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去西安处理关于设立办事处的事宜。这次的行程更是属于党中央的最高机密,出行事无巨细都做了严密的安排。

因为事关重大,延安交通局局长甚至不敢吩咐手下做事,而是亲自出面租来了三辆商用汽车。

为了确保周恩来同志的安全,三辆车无论从人员、座次,还是武力装备,都做了精密的安排布控,以求万无一失。

中央警卫局抽调的三十余名精英战士组成的警卫排在前面打头阵,每人均配备了枪支和充足的弹药。

而周恩来同志则被安排在了中间的车辆。负责贴身保护他的有军委参谋处负责人孔石泉、副总参谋长张云逸以及副官陈友才等人。炊事员、警务员等其他人员则被安排在最后一辆车。

警卫排旧照

1937年4月25日上午9时,车队整装出发。警卫局负责人汪东兴临行前特意叮嘱:“必要时,就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要保护周恩来同志的安全!”

崂山位于延安与甘泉之间,是必经之路,此处地势低洼,状似簸箕,而高处又灌木丛生,极适合隐蔽,古往今来不少行军打仗的队伍都折在这里。

中午12时左右,车队驶入崂山。众人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三位驾驶员屏气凝神,只想快速通过这里,警卫员们神经紧绷,随时准备战斗。

行至中途,就在大家以为无事发生之际,突然枪声大作!火力密集迅猛,明显是有备而来!

第一辆车车胎被流弹打爆,车辆在崎岖的山路横冲直撞,最终车头重重栽在地上。警卫们见状迅速调整状态,展开了激烈的反击。

饶是训练有素的精英,也架不住地形的恶劣。车辆完全暴露在敌人下方,毫无遮掩,对方准备充足,来势汹汹,警卫排的战士们折损大半。

眼看前方的战士正在奋勇抗敌,周恩来立刻下车,也加入了战斗,一边对敌人进行射击,一边对着战友们高呼:“同志们,注意隐蔽!”

在如此危急混乱的情况下,副官陈友才机敏地发现了敌人的漏洞。

周恩来崂山遇险处

这个陈友才本身也是个军事天才,不仅外形长得和周恩来相似,就连这份临危不惧的心态也如出一辙。

陈友才飞速绕到周恩来身边:“报告副主席,右侧山头没有布置火力!”

原来,右侧山头是一片原始丛林,灌木丛生,杂草疯长。敌人连立足都困难,更别说进行战斗力,只要通过其中便能够向外突围出去。

周恩来对这一发现大加赞赏,当机立断:“听陈副官的,边打边退,向右山头靠拢。”

敌人生怕周恩来一行人从眼皮子地下突围成功,于是投来了更猛烈的攻击,子弹如雨点一般从高处处而下。

陈友才作为周恩来的副官,一边指挥战士顽强抵抗,分散敌人的注意力,一边让众人围成一个圈,将周恩来护在里面,边打边撤。

敌人见陈友才正在娴熟地发号施令,误以为他就是周恩来,这恰恰说明陈友才的“障眼法”奏效了。

原来,身为副官,每每出行危险的任务,陈友才总会和周恩来保持一样的穿着打扮。为的就是如果身陷险境,自己这个“假周恩来”可以迷惑敌人,让真正的周恩来平安脱险。

此时,陈友才凭着和周恩来相近的外形,成功混淆了敌人的视听。

陈友才

他穿着呢子大衣,还有模有样地统率着战斗,便让敌人误认为他就是周恩来,随即将火力全部集中投射向了他。

陈友才身中数弹,鲜血浸染衣衫,他缓缓倒下,用尽全力看向周恩来撤退的方向,吃力地向周围的战士挥挥手,示意他们快去保护周恩来,耗尽最后一丝力气,闭上了眼睛。

敌人看底下的人全部倒地不起,便冲下来查看战况。

他们恶狠狠地踢开地上的尸体,径直走向陈友才倒下的地方,迫不及待地搜身验明身份,没想到还真的从外套口袋里找到了印着“周恩来”字样的名片。

一帮人大喜过望,以为自己立了大功,忙不迭地补了数十刀,看到一旁不知从哪个行李箱里散落的毯子,随即顺手将毯子盖在陈友才的身上,扬长而去。

这边陈友才拼死相护,那边陪着周恩来突围出来的只剩下张云逸等为数不多的几个战士。他们翻山越岭,徒步来到南三十里铺检查站,将遇袭一事立即报告给延安。

得知此事,延安方面大为震怒。警卫团团长黄霖是个暴脾气,一听周恩来遭遇埋伏,带上十几个战士操起家伙就飞奔前去营救。

出发前,毛主席叮嘱黄霖:“什么也不要顾虑,无论如何要把周副主席救回来!”等黄霖一行人赶到南三十里铺,发现周恩来安然无恙,才长舒一口气。

黄霖

周恩来一心挂念陈友才和未能突围的战友们,和黄霖简短地交谈了几句,就赶紧命令张云逸回去查看情况,救治伤员。

当张云逸返回现场时,敌人早已没了踪影,只见满地散落着破碎的汽车零件、打翻的行李和满是血污的文件,还有牺牲的战友们倒在血泊之中的遗体。

好在重要的密码还安然无恙地躲在机要员的上衣口袋中,并未被拿去,甚至满地的文件也一张不少。

虽然是不幸中的万幸,张云逸却隐隐觉得奇怪和不安,但眼下忙于安葬烈士,加之心中无限悲痛,就没有深思。

张云逸

当张云逸将被血染红的毛毯交到周恩来手里时,周恩来泣不成声:“以前每次都没事,怎么这次就......。”

周恩来默默收好这条带血的毯子,打起精神,4月26日一早,周恩来乘坐中央派来的小飞机继续前往西安,完成既定的任务。

周恩来遇袭一事非同小可,不止中共中央,全国上下都极其震怒。究竟是谁策划了这起暗杀行动呢?日本人,国军或伪军,甚至是内部出现了叛徒......都是极有可能的。

为了给党和同志们以及全体群众一个交待,宽慰牺牲战士们的在天之灵,必须彻查此事!而如此重要的大案,必须交给可堪托付的人来查。

延安神探 受命破案

担起这个重任的人叫做谢滋群,是党中央人人称赞的破案奇才。一连串漂亮的履历证明着他并非浪得虚名。

14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军方面军保卫局科长,广昌警备区保卫局局长,红一军团保卫局侦察科长,陕甘宁保卫科兼侦察科科长,期间侦破过很多疑难大案,深得中央信任。

在长征过草地时,谢滋群突发恶疾,吐血不止,加上路途颠簸,吃不好睡不好,身体一度虚脱到连牲口都无法骑行。

同行的战友见状,建议不如将谢滋群先托付给当地的老乡,好好静养,再做打算。

谢滋群

当时在红一团任保卫局局长的罗瑞卿坚持不放弃谢滋群:“一定要把谢滋群带走,不能走就用担架抬!他是我们的‘宝贝’,以后可堪重用。”

待谢滋群身体微微恢复后,罗局长又将自己的骡子让给他骑,宁可自己受累走路。罗局长果然慧眼识英雄,谢滋群此后真的成为了党的大功臣。

他在中央红军总部迁往延安一事中做出了重要贡献,后来延安也成为了中国革命根据地。

而这次得知周副主席崂山遇险后,谢滋群深知此事的重要性,既然中央派自己查案,那必然要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

罗瑞卿

谢滋群关于此案召开了小型商讨会议,得出方案:一是发动群众,检举揭发,这样既可以扩充怀疑对象,逐一调查,逐一排除,还可以节省人力物力。

二是如若在此基础上收效甚微,再出动足够的兵力,由附近的武装力量配合,挨家挨户走访,掘地三尺也要把可疑对象挖出来。

眼看被检举的嫌疑人已经全部排查完毕,还是没有发现真凶。

谢滋群动了真格,派人秘密潜入案发地附近,吃住都留在当地,与当地群众打成一片,终于探听到一个好消息:有人证!有人亲眼看到真凶布置作案现场的全过程。

此人名叫李老汉,谢滋群得知后马不停蹄赶去李老汉的家中询问。

线索就在眼前,可是起初李老汉怎么也不愿道出实情:“各位大爷,我只是个庄稼人,我可不敢惹事,到时候你们拍拍屁股就走了,我一个老汉,被打死了都没人知道。”

谢滋群十分理解老人家害怕被报复的心理,于是也不逼迫,也不动怒。后面的几天,他带着手下一帮人亲自帮李老汉下地干农活,修缮房屋,砍柴挑水。

时间一长,李老汉也被感化了,再想想遇袭的可是敬爱的周副主席,怒从心中起,干脆豁出去了,将看到的一切和盘托出。

那天,李老汉像往常一样外出砍柴,只听见草丛深处传出噪杂的声音,动静还不小,好奇心驱使他走过去拨开草丛一看:

一帮土匪正在布控埋伏,修理战壕,其中一人李老汉竟然还认识——土匪头子李青伍。

土匪旧照(图源网络)

当时李老汉只以为这帮无恶不作的混蛋又盯上了哪家商人的车队,怕惹祸上身,猫着身子躲了回去,装作没看到,根本不知道他们竟敢伏击周副主席。

至此,案件的侦破终于有了头绪,知道是何人所为就好办了!可此时问题的关键在于,土匪虽然凶悍,但往往有勇无谋,难成气候。

要完成如此精准的暗杀,必定有人提供情报,那么,背后暗送情报,勾结土匪的人,又是谁呢?

想到这里,谢滋群一阵头皮发麻,这个人竟然能向外界提供关于我党高级领导人的出行时间,路线,车辆信息,随行人员等一系列保密信息。此人不除,后患无穷!

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呢?背后牵扯出的势力又是何方的敌人呢?

谢滋群

根除匪患 为民除害

为了尽快揪出这个内鬼,谢滋群准备双管齐下。

一是从周恩来的身边人进行排查,但谢滋群的敏锐直觉告诉他,内鬼不在这里,周副主席身边可都是